One day in Nanjing

喜欢__散步__这个词, 是从 Aokiji 那儿学来的, 懒散的正义! 该逗比的时候毫无大将之风, 该流弊的时候却流弊的轰轰.

这一次是散到了南京. 定南京是因为这里交通方便, 飞机能进, 高铁动车各种出. 也觉得旅游景点较多, 还有一个理由是, 我即将要去北京(不是散步). 又南又北的, 听着都顺口些.

两年了, 我应该把这当成一个纪念日吗? 听起来, 两年没出过大广东也没啥大不了, 感伤个什么呢? 这不好好的吗!

这一次的飞机很神奇的异常准点, 下机时, 同乘的人儿各种称赞, 据说还提前到了. 只是, 大广州还穿着短袖短裤的飞过来, 这边是下着阴冷小毛雨的节奏. 赶紧的裹上了包里的外套才稍微暖和了些. 虽说做好准备这边要冷不少, 但也落差太大了些.一定是没预到的雨的缘故. 即便计划得好好的, 却也还是忽略了不少东西. (比如没查好各种路线地铁公交. 这都没查好也叫准备好了?)

大南京给我的第一感觉, 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从禄口机场直接奔到莫愁湖这边入住下来. 莫愁, 莫愁, 我会说我故意选这个作为起始点的吗?

洗洗睡睡, 一觉醒来才开始一整天的漫步行程.

起先还担心着要下雨, 结果吃早餐时候发现, 天气还行, 虽然阴阴的. 结果吃完早餐, 就不用担心了, 因为真的下雨了. 好吧, 买把伞走起呗.

围绕着莫愁湖散一圈.

刚开始, 步伐或许是因为雨而有些急凑, 走过凉亭时候看到一些老年人在那悠哉的晨练着, 才意识到问题.我这哪门子是散步了. 于是, 缓了下来. 整个莫愁湖边, 平均年龄应该有个50+吧. 瞬间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但从意识到步伐问题后心情就改了不少.

因为雨, 我的右鞋子几乎成了水鞋了. 但是, 非常神奇的是, 我的左鞋子居然没湿半分. 这科学吗?

进食与心情有关, 行走也跟心情有关. 换作以往, 我这一定要郁闷自己了. 这大老远的跑来散步你居然下雨, 还把鞋子整湿的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要真那么想我这一趟步可以不用散了. 这不选莫愁湖开始吗, 就这么点儿事就愁了那没戏了. 想想, 也就真心无怨言的愉快的转悠完.

经过一群老人家的时候听着他们放着那些我也知道的老歌曲是会心的笑了, 我其实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 比如那首「千年等一回……..」傻傻的路过也跟着哼, 还有好一些叫不出名儿的歌曲.

这样的天气还能那么多人那么积极的在起舞晨练, 厉害!

话说, 这只逗比的小黄鸭是哪来的. 之前好像火过一会来着是吧.

转转悠完理些事儿(其实整了我老久, 因为不认识路)刚好饭点. 在莫愁湖边的内家叫「老滋老味」的店吃了碗素什锦面和6个小笼汤包, 妥妥的把我撑饱了, 不管味道怎么着也给个好评吧!XD

下一站, 中山陵

到了中山陵, 我第一时间怀念的是早上的雨. 不为啥, 因为人多了. 我就奇怪了, 这也还是工作日啊, 就这么多人, 那周末是啥情况? 放大假的时候又是啥情况啊, 不敢想象. 想拍些照, 发现怎么都躲不开人. 最后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既然无法当主题摄, 那就好好的在焦外衬托吧.

上去一转下来, 买了张旁边的「音乐台」的门票进去了,

放的都是一些熟悉的叫不上名儿的纯音乐, 水柱随着节奏有规律的起伏.

少许一些人儿拿着鸽食在逗着一大群的鸽子.

而我坐着在正中间的台阶(早上下完雨的, 你PP不湿吗?), 应该不是困了想午睡, 估计是zhuangbility属性又犯了. 就那样看着前方的水柱, 或者那些飞舞起来的鸽子, 发呆.

伴着音乐又读了一遍信.

上下中山陵应该也就半个钟左右, 但是花在音乐台发呆的时间估计是两倍.

离开时, 在总统府下车, 原本是计划在内的一个点, 但是忽然又不想去了. 于是直接略过, 转车到了夫子庙.

更多人的, 夫子庙

像乌镇的古, 像上下九的商. 还有一座夫子庙.综述完毕 XD

吃小食的地不少, 不过我绝对不是吃货, 所以无爱.

估计也是累了, 没太用心的去欣赏风景. 原本准备还去玄武湖的, 因为离晚上动车的南京站很近的.但是, 还是由于累了, 对于没有午觉碎的我来说, 能坚持完夫子庙已经该给自己大拇指了吧.

身上的电各种不够用啊, 只有一根数据线, 要充电的有相机, 4G终端, 手机. 最悲剧的还是要靠我背后的Macbook 来换电!!! 反正我傻逗了.

困了, 写到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