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跟那时候的上海那么像, 我还是在一家创业公司, 当着”全栈”新手. 住的地儿跟上班的地儿也是步行的节奏. 稍稍不同的是, 现在是正职罢了. 跟 2013 自己胡搞不同的是, 不能胡搞了.

室友从90后汉纸换成了妹纸. 相近的房租, 换来的空间大了许多. 相较而言, 广州也离家近了.

有种描述不出来的感觉, 得知我复出继续投身码农事业后, 很多亲朋好友更多是关注我都做些什么啊?公司大不大啊?待遇好不好啊 之类的. 唯独只有一个人问我, 工作开不开心! 唯独这位近80高寿却又平凡的至亲, 戳中我泪点!

比一切都重要的是, 祝愿自己身体健康, 平安!

感觉现在 Jabber 也扯淡不出东西来了.